生产玩具的厂家: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四章 4.3节 礼炮

发布时间:2020-03-19 10:34:28 编辑:商水县运珹创意玩具生产厂家
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四章 4.3节 礼炮

4.3节 礼炮

随着最后一发炮响留下余音,只剩下浓烟向天空缓缓上升。并没有什么鸟兽走动,因为它们早在第一轮炮弹射击时,就逃得远远的了。

小队长放下望远镜转身,带着自豪的语气,挺直立正向站在吉普车上的长官报告:

「报告长官,全部命中!」

在这个距离能达到100%命中率,应该已经打破了国内所有炮击队的记录。难怪他会期待获得长官的肯定。

他的长官和所有队员都一样戴着防毒面具,看不出他是否感到满意。只见身材魁梧的长官双手环抱胸前,直视着炮火射击的方向。

「『敌军』的主力比预测更远,将标靶往后再移动五百米。」

小队长顿时愣住。

「但是,长官,从这距离瞄准的话……而且我们马上就要配合突击队移动了……」

在长官回答之前,就有另一个人从背后插话:

「要我示范给你看怎么做吗?废物。」

小队长完全感觉不到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再加上这句恐吓,让他着实地心寒了一下。

插话的人以一种毫不端庄的歪曲站姿斜靠在吉普车旁边,看起来没半点士兵在行动中应有的纪律。他体型比长官精瘦,却散发一股强烈的危险感觉。

但是小队长完全不敢表达任何不满,因为他,以及他的队员全都很清楚这个人和他身边的长官是什么人。油然而生的敬畏,并不只因为这两人的军阶比自己高很多而已。

「移动标靶,或者移动你的部队。」官拜少校的长官平淡地说,「战场不会完全按计划进行。如果你的队伍就是在这里遇到敌方的远程攻击被拖住,友队已经前进了,你会怎么做?」

小队长吞了口口水,不得不严肃地思考起来。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回答:

「消灭敌方后我们直接穿过那边的林地追上第二炮击队!」

「理由?」

「虽然那边的道路比较难走,但我的队员有在山区急行军的经验,从那边会合的话不会影响原定时间表!长官!」

「那就去证明你的判断。」

小队长急忙立正答是,然后转身向自己的队员下令。

「啧,这些懒惰的家伙。稍稍提高要求就被吓到快要尿裤子了。」

依靠着吉普车斜站的少尉一边说一边百无聊赖地把玩手枪,用手指勾着扳机圈转来转去。

最没有个士兵模样的就是你。被小队长称为长官的少校在内心暗叹,但倒也没有说出口。他们认识太久,就跟他们真正的领袖一样,他很了解再怎么念都改变不了这个人,而且这家伙存在这里的意义本来就不是当个模范军人。

『第二炮击队完成对第五高地的火力压制! 』通讯器传来其他部队的消息。

「收到。右侧突击队按计划开始进攻,第三炮击队改向第四高地移动,必须在1130前抵达。」少校清楚地下令。

『收到! 』

即使隔着电波,仍然听得出回答的声音带着一点悲鸣。野战高炮车(Field Flakbike FB7f )必须要切换回战车形态才能移动,要在时限前去到目的地他们甚至不能等炮管冷却,连在内心咒骂指挥官的时间都没有了吧。

把玩手枪的少尉利落地把枪插回枪套,随即跳上吉普车,因为他知道少校马上就会命令吉普车移动到下个地点。

「阿提巴之役(Battle of Eltepe),如果当时我们真有这么充足的支援就好了。」

从一开始他就看穿了同伴整个军演流程在做什么,看不出来的只有这些疲于奔走的士兵。这个男人就是太尽责,换了是他才懒得认真训练这群杂鱼。

吉普车朝下个地点移动。

「今次合演的突击队指挥官是他吧?不是一直都刻意安排不让我们碰面吗?」少尉咕噜。

在车子上坐下不到一分钟,他已经忍不住想再次抽出手枪玩弄,好像除了这件事以外他就没别的事好做。事实也的确如此,他的手已经痒得再也受不了,真想随便射点什么。

「原本负责的军官病倒了。」

少尉恶意地大笑两声:「可怜的家伙!」

「杰克,有个很重要的消息等等要告诉你。」

少尉一愣,对方突然这样叫唤他的名字,表示那会是真正算得上消息的消息。一股不祥的感觉爬上他的胸口,他讨厌这个感觉。他抽出两柄手枪来旋转把玩。

说不定是老头子终于有新任务指派给他们。该死的驾驶吉普车司机不是他们的人,不然他现在就想强迫少校说清楚。

妈的,这种日子到底还要忍耐多久。

两小时后,上午的军演总算顺利结束,士兵们聚集在临时营地躲避阵雨和喘息,一边狼吞虎咽地消灭军粮一边交流各种疯狂的体验。但是,还会开口抱怨的只有仍然搞不懂发生什么事的新兵,大部分上过战场的士兵都了解,即使要骂着脏话完成,任何有助他们从战场生还回来的训练都是好的。

第一炮击队的小队长是个雄纠纠的健壮青年,但当他来指挥帐篷找少校的时候,脸红得像小女孩一样。

「抱歉长官,我令你失望了。」

少校放下地图。他和身边的人都没有脱下防毒面具。出乎意料,他的声音相当温和:

「实战时,你不会有机会跟战友说对不起。你知道哪里出错了吗?」

「敌军早已预测到我队的行动并且伏击,幸好第三炮击队从侧面穿过了树林。长官!」

「你学到什么?」

「敌人延迟推进的异常举动,显示了敌人已设下陷阱。我应该重新评估形势而不是强迫自己的队伍按原定计划行动!长官!」

亚格斯军队安排炮击队在边境定期进行实弹军演,主要是为了宣示军队的防守能力,阻吓想侵犯亚格斯的各方势力。几年下来,对士兵来说已经变成例行公事,千篇一律的演习,闭着眼把炮弹射完就行。

但这次随时变动的逼真演习,非常考验临场应变和指挥能力。小队长不甘心但还是承认自己经验不足犯下危险的错误。

「很好。记住在战场上掌握双方动向是很重要的,不要盲目跟随教科书的战术。」

少校扬了扬手示意他可以走了,小队长很惊讶自己并没有受到进一步训斥。

「长官,感谢你的指导。」

他由衷地挺直敬礼。好歹他也是有过实战经验的士兵,足以明白刚才长官调动其他部队让他的小队陷入危机,是为了让他明白自己的盲点。

真不愧是公鹿小队。他终于明白到那些夸张的传说其实有真凭实据,他今天真的学到了很多。

当他心怀感激地转身离开时,另一名戴着防毒面具的士兵与他擦身而过,进入帐篷。他肩上挂着指挥官的臂章,是今天临时担任演习突击队指挥官的上尉。

「你真的越来越像他了。」

进来的指挥官说着,径自拉上帐篷的门帘,然后才脱下面具,露出一张苦笑的脸。他不是胖子,但面容轮廓就跟身形一样有点圆润,温文的气质看来跟军服格格不入,更适合换上西装去当服务业。

另外两人对他的出现毫不意外。

「他像个屁。如果是老头子的话,已经把这些家伙操到瘫在地上。」

把玩手枪的少尉也脱下了面具透透气,一头灰白色短发下的目光如炬,懒得刮清的胡渣让他的瘦削面容更添几分野性。

出乎意料地他的无聊话得不到任何回应,这让他感觉非常不好。什么不妙的事情发生了。

「我是不是应该知道什么?」他不爽地瞪着另外两人。

刚刚进来的司帝尔有点意外地望向少校。

「京,你还没告诉他?」

「我在等合适的时机。」

少校也脱下面具,现在帐篷里只有他们三个人。他的眼神和表情一样沉稳,跟那张线条刚硬的方形脸孔和满脸胡子很匹配。

自从他们的头头独自担起所有罪名离开之后,他们就在不同的名目下被刻意分配到不同的部队,防止他们联合作反。司帝尔被调到东面的部队。本来杰克也会被独自调到南部,但因为实在没有上级能管束得了他,才不得不让他跟着京一起调到这里来。

三人能够碰面,还是自那之后的首次。

「我不喜欢你们这种开场白。」杰克喃喃自语。

「鲍勃死了。」

如同正面炮击一样,京直截了当地说出事实。司帝尔倒抽了一口气,立即全身绷紧转向杰克,以防他激动抓狂。

但是杰克没有任何动作,他只是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就是令人不安的沉默。这让司帝尔更加担心。

「杰克?」

「你们不知道他离开前我跟他吵了一大架吗?就因为老头子坚持不让我跟去。那时候我就知道会这样,我看他的眼神就知道……所以告诉我,何时?何人?如何?详细一点。」

杰克用力握紧拳头。

司帝尔看见了杰克眼中的怒火,很好,还是他认识的杰克。因为如果他不发狂的话,司帝尔也没有理由强迫自己强忍着冷静下来了。

「我们所知不多。那孩子三天前送来的紧急通知,详情还在调查。但是她尽力了。」京沉重地说明。

「三天?你说三天?你三天前就知道了现在才告诉我!」

杰克暴怒地跳了起来,冲到京面前。他一把抓住京的衣服,另一手已挥出拳头。司帝尔眼见京放弃回避让他打,急忙出手拉着他。结果杰克那一拳打不中京,就转向司帝尔,在他右脸擦过。杰克还没打算住手。

这下京再也忍不住,发出一声愤怒的低吼,抓住杰克的手臂将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压住。

「你以为我这三天是以什么样的心情面对!如果只要打架就可以发泄怒火,来呀!找我打!」

京在开口宣告噩耗时,就已经预算了要承受同伴的激烈反应。老大不在他就得担起责任成为大家的支柱,其他人可以悲伤激动但他必须忍到最后,这是他在老大身上学到的领袖特质。但是,京无法容忍他们抓狂到互相攻击。

所以京马上就后悔了,结果他还是忍不住爆发出情绪,不禁感叹自己还不成气候。他怎么可能代替老大呢?

杰克在地上翻了一下白眼,之后却放弃挣扎,怆然自嘲:

「第一拳居然是打向自己人,老头子一定对我失望透了。」

司帝尔很惊讶,这大概是他从杰克口中听过最接近道歉的话。

京放开了杰克。杰克拍拍衣服站起来,京也竭力恢复平静的语气解释:

「因为在今天之前,我没有把握自己可以冷静地告诉你这个消息,我也担心你忍不到今天会面就私自行动。」

杰克当然可以理解。如今他的怒火已经转向更明确的对象。

他们都很清楚幕后黑手是谁,只是没有证据。

「阿尔戈斯应该已经收到消息了。现在我们三人得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行动。」

「老头没有留下指示吗?这不像他的作风。」

杰克知道鲍勃总是有两手预备,即使那是自己的终结。

「这就是问题。笔记簿不见了。最坏的状况,可能已经落在敌人手上。」

杰克低骂了一声干。

「关于这点,可能我们运气还不算太差。」

司帝尔从怀中抽出一封信。

「我今早收到这封信。所以我才会冒险过来找你们。」

京略显惊讶,从他手上接过信件,杰克也不客气地靠过去看。

信件看起来像是普通的信件,经普通邮件送出。收件人是「切马尔?布特卡(Qemal Butka)」,司帝尔收发密件的假名,不意外那是某位他崇拜的建筑师名字。

内容如下:

布特卡先生你好,

你大概会很意外收到这封信,因为你不认识我。但是我们有一位共同的朋友,一位身上带着咖啡豆的老兵。很遗憾他已经离世了。因为某些原因,他的遗物暂时在我这里。我希望可以将那些东西交还他的亲友,但不知道可以联络谁。我好不容易才在遗物上发现了你的名字和通讯方法,以及两段讯息(我在下面原封不动照抄给你)。我不知道老人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,但出于尊重我也尽量维持一样的做法,希望你懂我的意思。我不擅长做这种事,事实上我也感到很烦恼,事情有点不对劲。如果你是老兵的亲友,希望你能告诉我应该怎么做。

现在的咖啡豆持有人,或者就叫我D吧。

讯息一

我的好兄弟,

当你们看到这段文字,我个人的战斗应该已经完结了,但是这个世界的战争还没完结。战争永远不会完结。至少,照目前的状况继续一成不变的话,是不可能完结的。我是旧历史的一部分,未来属于活着的人。你们应该把我的离去当成一个改变的契机。你们不是失去我,而是不再被我束缚。放手去做你们认为正确的事吧,寻找你自己的任务。

持有咖啡豆之人

讯息二

一如以往。 ……

在「一如以往」这句之后是一连串看似没有意义的字母。京拿出纸笔立即开始解码,因为在这个暗号后的密文只有他才知道解码方法:

我把我目前找到的线索留给你们,以防万一你们有人想接续这个任务。扎马伊的状况证实了我的猜测。继续下去,格斐亚会出大事。唇亡齿寒,亚格斯不能独善其身。我好不容易才取得这东西,还未弄清楚它的用途。但既然有人不惜代价来抢,应该很重要。不过外面来的敌人,不比里面来的危险。

京和司帝尔还在思索内容,杰克已经忍不住低声咕噜:「这个D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?」

「京,你觉得这会是陷阱吗?」司帝尔忧心地问。

杰克抢着说:「一定是!这他妈的混蛋一定是偷走了笔记簿!」

「但假如内容是真的,这个D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捡到了烫手山芋,他甚至可能连『老兵』是谁也不知道。」司帝尔从另一个可能性考虑。

「废话。他如果不是破解了通讯方法又怎么会寄信给我们?他已经破解了译文!他怎可能不知道这是鲍勃的笔记簿?」

「他可能只破解了最简单的密文,例如这个临时通讯地址。假如他是三天前才拿到的,单凭一人之力大概也来不及破解太多。」

「如果他不是已经看懂了第二段的密文,知道那个是鲍勃,又怎么要装神弄鬼写得这么神秘兮兮?」

「可能他已经隐约感觉到这件事有点危险,才会小心翼翼。」

「也可能是等着我们上钓。」

「太阳要从西边升起了。我们是不是搞错了位置?」

司帝尔哭笑不得,因为平常疑神疑鬼的多数是他,杰克向来是行动派动手了再想。

「别吵了。」京皱着眉头再三读着信件,「至少这两段讯息看起来,很像是鲍勃写的,不像是别人杜撰。我相信是他写的。」

「同意。」司帝尔点头。

「所以比起寄信人的身份,我认为我们应该先回应鲍勃的命令。」京一边说着,一边用打火机把刚才破解的讯息烧掉。

「我看不到有什么具体的指令!妈的!」

「『寻找我们自己的任务』。杰克,我脑袋不像老大那么灵光,但至少我明白他的意思。他不想命令我们接续这个任务,他让我们自己选择接下来做什么。老天,他甚至没有告诉我们公鹿小队何去何从!」

说到最后京也忍不住发出跟杰克类似的抱怨。即使他已经担当鲍勃的副手很久,也经常暂代领袖的位置。但真的失去鲍勃的指挥……对他来说仍然是难以想像的事情。

「这还用说?当然要!我们会破坏那个混蛋的好事让他血债血偿──」

「这是老大的任务目标吗?还是你自己的复仇渴望?」

司帝尔这句话意外地惹火了杰克,后者不客气反击:

「啊那你是要放弃了吗?退出?回去玩你的小积木?」

「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想清楚老大他那么说是什么意思!」

「够了。 」京立即制止他们,「我们都很清楚老大牺牲自己才换来我们可以全身而退的机会。现在我们可以假装没收过这封信,或者思考怎么处置这些新的情报。」

三人沉默了一阵子。

「要回信吗?我们的“小鹿斑比”还在四处找这本笔记簿,敌人也一样。」

「让我处理。」京谨慎地收下信件,「我会通知阿尔戈斯。」

没有人知道第二段讯息中鲍勃说的「这东西」是指什么。说不定是写在这段密文前后的情报,必须要把笔记簿拿到手才能搞清楚。不管这个D是敌人还是无辜的路人,京只能希望他看不出来。

帐篷外有士兵扬声报告,各部队已经按时集合,预备好下午的演练了。

走出帐篷前,三人重新戴上防毒面具。京最后瞥见杰克的眼神,知道他其实已经有了决定。

「传令,各炮击队转向两点钟方向,齐射三次!」

京下令,各队长立即回应。明明是很不合理的要求,但有了上午的经验,他们都没半点迟疑马上行动。

阵雨过后的泥地很松软。七台野战高炮车变换成炮台模式,让机体牢牢地抓住地面,好承受强大的后座力。

「发射!」

一声令下,震耳欲聋的声音刺痛耳朵。

京心中一凛,不明白为何早已熟悉的炮击声会令他寒毛直竖,那声音听起来有点不一样。

火光在瞬间照亮四周大地,灰白色的烟雾往上飘升。变幻的形状就像一个苍白的巨人从地面缓缓站起,昂首踏上无形的阶梯奔向天空。

第二轮炮火紧接射出。

京、杰克和司帝尔沉默地望着整齐划一的炮击。此刻的炮火,对他们而言有了新的意义。

那是扎马伊的方向。

为逝去的英雄而鸣响的礼炮。

司帝尔庆幸他们都戴上了防毒面具,他可一点都不想看到杰克那个混蛋流泪的模样。同样地,他也不想让对方看到。

原作 : 刘斯杰

小说作者 : 佩格雷

更多相关内容:
    无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