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具熊的午夜惊魂:“抱璞”露拙:让玩具感性起来

发布时间:2020-03-25 11:29:26 编辑:商水县运珹创意玩具生产厂家
“抱璞”露拙:让玩具感性起来

  艺术向来曲高和寡。

  【中外玩具网】丑乖,是顾客对抱璞玩偶的评价,精准而形象。从雷小锋到“烈焰红唇”,一个玩偶是一个表情。

  “每个玩偶都有自己的涵义。”创始人郑炜说,这是玩具魅力的来源,设计师们从生活的点滴中获取灵感,将情感元素融入布偶创作中,利用怪异的设计和夸张的表情来展现“抓狂”、“愤怒”、“发愣”等不同的情绪。

  而他自己,也伴随着2年多的创业,经历了多个生动“表情”——从投入10万到年赚百万,从创业懵懂到思索不足,从无人问津到选择客户……

  丑娃娃的《非常完美》

  26岁的郑炜,穿着简单的毛衫,双肩包斜斜的挎在肩上,眼神略带羞涩。从开始的局促到后来的侃侃而谈,即便是谈到目前盈利以及与大牌的合作,也不曾有眉飞色舞,真是应了他们公司的名字。

  话题从《非常完美》开始,“苏菲”家里几个形状怪异的丑娃娃,如香肠嘴的抓狂娃娃,大鼻子的白面公仔,是苏菲充满幻想的房间中精致的细节。这些奇特的娃娃就是来自“抱璞”。

  “看到它彷佛就看到了自己。”郑炜说。

  在抱璞,玩偶不再千篇一律的可爱或者甜美,有笑眯眯的月老,厚厚的香肠嘴,大鼻子的纳小豆,还有憨憨的雷小锋,它们表情怪诞、设计奇特。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,拥有自己特有表情以及内心独白。

  “有时候我会静静的一个人发呆,有时候也会因为一句话被你气的半死,几乎抓狂。这就是我,在你身边的真实的我。”这是香肠嘴娃娃“抓狂”的独白,这或许与顾客某段时间心情相契合,秒到你。

  因此,大多数人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娃娃,那种属于顾客和玩偶之间的默契无法用言语表达。“看到它彷佛就看到了自己”,一位对抱璞的样品玩具恋恋不舍的顾客曾经这样告诉郑炜。

  用创意表达情感,与其说是郑炜的强项,不如说是学艺术的人的天份。

  毕业于湖北美院的他,大学期间主修当代艺术,见多了清高孤僻的艺术家,独自描绘自己的艺术世界,他想有所改变。

  “要做大众的艺术。”郑炜想,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让普通人能在这里找到情感的共鸣。

  抱着把艺术融入生活的想法,2008年初,郑炜和几个朋友一起创办了一家小小的工作室,专门设计并生产手工创意玩偶。

  盯住“半熟儿童”

  艺术向来曲高和寡。

  在商业和艺术之间找平衡点,是世界性难题。在郑炜看来,玩具的外表都是情绪表达的载体。人的成长过程中,玩具在儿童阶段扮演着重要角色,对玩具的青睐是人们的天性。在追求个性和自由的年代,对于成年人这类“半熟儿童”,设计师们抓住他们的情感,那么玩具也会受到他们的欢迎。

  创意有了,现实比想象残酷太多。

  彼时,他刚刚工作一年,而合作的几个伙伴都是毫无经验的社会新人。他们唯一拥有的,是对创作不竭的热情和对未来的期待。

  一群人在工作室里埋头苦干了三四个月,设计出了几百种形态各异的玩偶。样品出来后,郑炜带着两个大箱子,拖着这些小小的玩偶,开始了全国市场的探索。

  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重庆……哪里有创意市集,哪里就有他的身影。

  在重庆,他小小的摊位被围得水泄不通,用于销售的娃娃早早售罄……

  这一次市场探索,让郑炜看到了娃娃未来的市场,坚定了走下去的信心。

  虽然玩偶深受欢迎,但在生产中,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。

  “创作和商业化差别太多,开始时不懂,吃了许多苦头。”郑炜道。设计师们天马行空的想象赋予了娃娃独特的灵性,但闭门造车的结果就是与消费者的情感脱轨。而另一个困难则是,设计出的娃娃有些过于精致,一个玩偶消耗的人力物力过多,成本太高,没有产品化的可能性。

  最初的一年,郑炜几乎没有拿过工资。在武汉关山的几间小屋子里,他和伙伴们不断调整玩偶的方案,琢磨着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  要独特,但更要切合消费者的需要。“商业就像讲故事,得把一个故事讲完整,不能让消费者看不到结尾。而创作就不一样,艺术创作可以只讲一句话,可以是开头,也可以是结尾,甚至仅仅是一个词汇,那就是精髓。”郑炜缓缓地说,“所以要转变,设计师和我们都要转变思维。”«上一页 1 2 下一页»

更多相关内容:
    无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