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具招商:木玩世家何彬:融合文化产业 增加木玩文化内涵
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10:19:01 编辑:商水县运珹创意玩具生产厂家
木玩世家何彬:融合文化产业 增加木玩文化内涵

  从爱琴海到黄浦江,再到瓯江畔,木陀螺流转千年

何彬珍藏着儿时自制的玩具车,那是他木玩人生的起始点。夏丹摄

  【讯】“在森林深处一个隐秘的角落,有一个古老的木木村,村里有一棵巨大的老树,老树中住着古老而又神秘的昆虫精灵部落……”

  在2012年法国戛纳秋季电视节上,由云和木玩元素打造的52集国产动漫《木木村的淘气虫虫》,收获了芬兰、比利时、西班牙、瑞典、克罗地亚5个欧洲国家的播放权转让。

  “前段时间,正根据每个国家的要求,对播放长度、内容进行剪辑和配音,本月就要交片。”《木木村的淘气虫虫》的幕后老板、浙江和信玩具集团有限公司总裁何彬说。

  在“中国木制玩具城”云和县,初见何彬,一位帅气、自信、健谈、颇有眼界的年轻企业家。年仅34岁,却已与木制玩具结缘34年。原因很简单,他生于木玩世家,长于木玩世家。而说起云和木玩,便绕不开这个家族。

  三个玩具开启一个时代

  何彬的爷爷何寿祯,是现代中国木制玩具创始人,父亲何尚清、叔叔何玉林是中国木制玩具的领军人物。

  响板、技巧球、陀螺,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的代表性木玩。云和木玩,由此起步,最终发展为“中国木制玩具城”。这一切离不开一个人,那就是何寿祯。

  何家,当时居住在云和县赤石乡赤石村。“1972年,我爷爷是村办集体企业——赤石农机修理厂的厂长。修理厂主要做农具、修农具、做蓑衣,赚不了什么钱。一次,爷爷听说泰顺有人从上海接了一些做木玩的订单,想到云和林木资源丰富,也可做木玩。于是,就跑去上海讨订单。”这些陈年旧事,何彬耳熟能详。

  花了四天三夜,何寿祯才到上海。他来到上海轻工业品进出口公司,成功说服对方并获得订单。该公司将要出口日本的三种木制玩具——响板、技巧球、陀螺的加工权给了他。这便是“云和木制玩具”的缘起。

  带着订单,回到云和,何寿祯甭提多高兴。可高兴过后,麻烦来了——圆木工艺做不出。“现在看来,做一个圆形的木玩十分简单,可那时却困难重重。就圆木工艺,爷爷研究了一年,最后发明车木机,才算攻克难关。”何彬说。

  1973年,第一批订单卖了4000元,当时无异于天文数字。尝到甜头的何寿祯,开始专门做木玩,农机修理厂也更名为“赤石玩具厂”。很快,县里又成立了多家玩具厂。

  四合院、木料杂乱堆砌、三十四号工人,这是何彬儿时记忆中的玩具厂。“其实,爷爷辈的贡献,在于为云和找到了一个全新的突破口。”他说。

  也许血液里流淌着木玩基因,1984年,才6岁的何彬在玩具房里,用木件、配料、胶水,搭出一辆积木车。有一天,父亲何尚清无意间发现了积木车,带到玩具厂改良后,还获得了当年的全省工艺美术奖。

  采访中,他拿出这件宝贝木玩,绿色的火车头、纯木色的火车车厢、红色的火车轮。“这是80年代的玩具,比起上世纪70年代,工艺复杂了不少。”

  十年砥砺奠定牢固地位

  如果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云和木玩,正在起步阶段。那么,上世纪90年代至2000年,是云和木玩的跨越期。而这个跨越期,就是由何尚清等父辈完成的。

  1992年,入仕途6年的何尚清,下海创办了云和县和信工艺厂,也就是今天和信集团的前身。在何彬眼里,父亲何尚清不仅“画直线不用尺子,画圆不用圆规”,还十分爱钻研。“印象中,他总在伏案工作,很少跟我们一起玩。”正是这样,何尚清在木制玩具行业,钻研出了很多革新性的贡献。

  木制玩具的革新性机械设备——升降锯台,就是何尚清带领职工自行设计、自行制造的。这台机器的发明,帮助木制玩具产业,实现了从纯手工制作到机械操作的飞跃。

  何彬告诉记者,尽管父亲没学过设计,但通过自学摸索,设计了很多木玩机械,如用来挖空字母的字母块冲印、在玩具上刻字母的走台T丝映、切割各种弧线的绕锯等。

  除了工艺革新,在何尚清的带领下,云和木玩离世界更近了一步。之前,云和木玩一直靠跟外贸公司合作,外贸公司接订单,然后交给云和的木玩企业制作。1994年,何尚清到当时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深圳,设立办事处,直接面向港台客户,是首家设立驻外办事处的云和木玩企业。

  当年,和信工艺厂的木玩销售额就达到1500万元,一个了不起的数字。之后,何尚清在深圳、韶关投资办厂,生意越做越大。可1997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,因香港客户的破产,何尚清的企业遭受毁灭性打击,最困难时公司连米钱都发不出来。

  “就在那半年里,父亲的头发全白了。看着家里遭受的这一切,心里十分难过。当时,我跟父亲说,回去吧。”何彬说。回云和后,何尚清开始二次创业,一切重新再来。好在,云和这片沃土,有着最适合木玩生长的元素。他们,重新站了起来。

  “不管怎样,父辈们十年砥砺,在他们手上,云和木玩产业链不断完善、品质不断提升,工艺做了好多次革新,最终,云和生产的木玩占全国的60%,世界的30%,成为全球知名的木制玩具基地。”说起父辈们的功绩,何彬由衷敬佩。

  开拓创新大展木玩新天地

  “2003年,我正式接班。那些年看着父辈艰苦创业,看着云和木玩成长壮大,可始终遗憾我们不是全球知名的研发中心、销售中心,只是代加工厂。”之前,何彬一直冷静旁观。现在,他要一展身手。

  他的第一把火,就是搭上互联网,开拓新销售渠道。原因是,他发现通过网络,能直面欧美客户:“我直接到国外论坛上,发帖推介‘和信’。这样,欧美客户甚至一个EMAIL就能联系上,而且能直面消费者。”

  正因为此,2003年非典期间,许多欧美客户通过互联网,与其洽谈生意。前一年公司销售额才600万元,当年就飞跃至1800万元。2004年,公司产品实现网上专卖。2005年,已是淘宝网上的首个淘品牌。

  早已意识到自主品牌重要性的何彬,在2003年把全部利润投入自主品牌研发,并于2004年注册了自有品牌“木玩世家”,分为成人玩具“爱木”和儿童玩具“比好”两大类,开始一边继续贴牌加工,一边做品牌的道路。“我以为自主品牌要30年才能盈利,实际上2010年开始,已开始赚钱。”

  “跟祖辈、父辈比起来,这一步不算创新。真正的创新在于,将木玩产业和文化产业融合,增加木玩的文化内涵。”这就是《木木村的淘气虫虫》诞生的最大背景。

  由玩具走向影视,是当今世界木玩企业的转型走向,也是何彬努力的方向。2010年5月,何彬成立杭州定格文化创意有限公司,开始了定格动画技术的实验和开发,建立起专门为宣传木制玩具的核心团队。

  “今后的重心转向提升木玩内涵。如果动画片在五国受到热捧,我会考虑向其投放动画片中的木制玩具。现在还是摸着石头过河,希望一切顺利。”何彬说。

  与何彬一样,父亲何尚清,对云和木玩也信心十足。退休后,专意诗词的何尚清,曾作《满江红》,感怀云和玩具发展历程,也对后辈寄予厚望——“玩具云和,三十几、感怀不已。然岁月、拜师求艺,烟云历历。尽数克难充智慧,更如乞丐施随意。爱木人、身手誉西洋,雄心系!品牌树,标准制;文化重,飞奔势!看酸甜苦辣,各中福祉。开拓创新多任性,和谐诚信终牢记。乍回眸,数万大军齐,新天地!”

  云和,一座因木玩而动的城;何家,一个为木玩而生的家族。

更多相关内容:
    无相关信息